詳情
諸家

閩中名賢手札四冊

水墨紙本 冊頁 四冊頁共八十三開

尺寸不一

本輯收錄閩中名賢如黃晉良、黃奎光、葉大觀、鄭際唐、鄭方坤、龔景瀚、郭雍、李威、孟超然、游光繹、陳壽祺、陳若霖、楊簧、楊維屏、楊慶琛、許邦光、余甸、魏茂林、林喬蔭、林一桂等人手札五十七通,共鈐印五方。

鑑藏印:
鄭健廬(1892-1980)及其它共鈐印125方。

徐悲鴻(1895-1953)題簽條:閩中名賢手札。悲鴻。

拍品專文
中華書局由陸費逵(1886-1941)等人於1912年創辦於上海,致力於教課書的編印,積極投入近代中國文化建設之中,在中國近代出版界扮演著獨特且重要的角色,在中國近代文化史、印刷史等領域亦有不可抹滅之貢獻。1927年5月,中華書局於香港開設分局,以港島皇后大道為選址。而後,又在香港設立印刷分廠,建立長期發展的據點,對香港文化事業影響甚巨。在整個三十至四十年代,由於種種不同的原因,香港吸引了許多文化界人士前來暫居,一時之間,香港中華書局群英匯聚,成為大量來港文化界人士必定拜訪及聚會之處,而這都與當時香港分局負責人鄭健廬鄭子展昆仲有著密切的關係。

鄭健廬(1892-1980),字子健,又名馭鑣、家騏,出生於廣東書香世家,與其六弟鄭子展(1898-?)於三十年代一同主理中華書局港澳地區業務,其家族亦長年於福建經營茶葉生意,與當地士紳及文化人士有著深厚交情。鄭健廬早年曾擔任廣東香山縣桂山公立小學堂校長,二十年代初赴上海,於愛國商人簡照南、簡玉階兄弟創辦之南洋兄弟煙草公司擔任營業總管處營業科長一職,深得簡氏昆仲的賞識與重用,也因此與同在南洋兄弟煙草公司任職的黃曼士(1890-1963)相識,成為密切合作的工作夥伴,並結為摯友。後來,黃曼士於1923年調任南洋主掌新加坡業務,而鄭健廬則於1925年任閩局局長。儘管分隔兩地數千里,兩人交情依舊。三十年代初,鄭健廬為陸費逵延攬加入中華書局,擔任華南區監理一職,管轄閩、粵、汕、港、星、廈、滇、梧八處分局,常駐香港,監督香港印刷廠建造工程。1933年,鄭健廬奉陸費逵之指示,前往南洋視察業務,順道拜訪黃曼士,兩人久別遽見,歡喜可知,互談別況,無限感慨。而在新加坡的考察行程中,黃曼士亦經常伴隨作東,盡地主之誼,此段歷程與互動在鄭健廬創作於1935年,由中華書局出版之著作《南洋三月記》中有詳細記載。

鄭健廬喜愛結交朋友,與當時的文化界人士相當熟稔,更與徐悲鴻(1895-1953)有著深厚的友誼。兩人相識於1928年,當時徐悲鴻因應福建省教育廳長、黃曼士之兄的黃孟圭(1885-1965)邀請,至福州小住,並出席福建省第一屆美展,廣交當地名士。三、四十年代,徐悲鴻多次遊訪嶺南,特別是在廣州、香港及澳門時,都由鄭健廬鄭子展昆仲接待,並且介紹徐悲鴻予當地文化及藝術圈人士。徐悲鴻來港期間多下榻鄭氏兄弟於跑馬地山村道的寓所,並設置臨時畫室進行創作,畫人文士接踵而來,極為熱鬧。本次拍賣中所呈獻鄭健廬珍藏之冊頁,多有徐悲鴻於1938年親筆題寫之簽條,此時徐悲鴻正在香港中華書局印刷廠拍攝作品以編製畫冊,相信便是在下榻鄭寓時所書。1941年底,日軍佔領香港,為躲避戰火,鄭健廬鄭子展昆仲於1942年離港,分別前往重慶與澳門。徐悲鴻的夫人廖靜文(1923-2015)女士曾憶述當年徐悲鴻偕其從重慶郊區之磐溪,乘嘉陵江之小船,冒著日機空襲的危險,拜訪居於重慶的鄭健廬,每次相見並定促膝長談,雙方皆喜形於色,顯見兩家私交甚篤融洽。

本次“夏日芳華:中國書畫網上拍賣”將呈獻鄭健廬家族所珍藏之一系列書畫、扇面、拓本,以及富含重要歷史意義的手札冊頁,精彩內容豐富了研究中國近代文化人士互動與交流的重要史料,絕對是您不可錯過的精彩收藏。
榮譽呈獻
更多來自
夏日芳華:中國書畫網上拍賣
參與競投 狀況報告 

佳士得專家或會聯絡閣下,以商討此拍品,又或於拍品狀況於拍賣前有所改變時知會閣下。

本人確認已閱讀有關狀況報告的重要通知 並同意其條款。 查閱狀況報告